欢迎您访问“三读书堂”在线阅读文章网一读字,二读文,三读意。本站旨在为大家提供爱情、亲情、友情等情感文章免费在线阅读。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所有文章
  • 2021-07-20

    醉与痴

    醉与痴

    这世上多的是醉与痴的人。刘伶醉于酒,黛玉痴于花;徐霞客醉于山水,顾恺之痴于丹青……专注地沉浸在对某样事物的爱里,是一件幸福的事情。醉和痴暗示着专注与持久,以及单纯而明净的心灵背景。这会让人将人生变成一串串接连不断的赏心乐事,让快乐加倍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我们有一身坚硬的骨头

    我们有一身坚硬的骨头

    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日子里,数学家华罗庚仍坚持写作《堆垒素数论》。当时没地方住,全家就住在牛棚里。每天晚上,他窝在牛棚的上层,一灯如豆,下层则是牛在啃草反刍,还不时在柱子上蹭痒,每当这时,牛棚便摇摇欲坠,大有倾倒之势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《九零后》:寻找西南联大的年轻人

    《九零后》:寻找西南联大的年轻人

    2021年5月首映的纪录电影《九零后》,由16位平均年龄超过96岁的传奇老人联袂“出演”:许渊冲、杨振宁、杨苡、王希季、郑哲敏、潘际銮、巫宁坤、马识途……这样的“演员”阵容,可谓空前绝后。他们共同的身份是——西南聯合大学学生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茹志鹃培养王安忆

    茹志鹃培养王安忆

    作家王安忆的母亲,也是作家的茹志鹃写过一篇文章:《从王安忆说起》。文章写于20世纪80年代初,却没有发表过,是王安忆从她母亲的遗稿中发现后,交给我的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酿酒师

    酿酒师

    陈春醪在烧柴时打了个盹。碧粳米在锅里煮着,水已成浅绿,咕嘟咕嘟。童子用一条带叶的竹枝轻轻搅动,让水和米染上竹叶的清香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只要月亮还在天上

    只要月亮还在天上

    人這一辈子需要不时地被犒赏,为了多些欢乐,就得好好过节。我家没有比外祖母更懂这个道理的人了,所以她最重视节日,只要是节日就不肯放过,一定要把它过得像模像样。好东西吃也吃不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利剑

    利剑

    秋夜,七十五歲的老将军挥起了手中的利剑。利剑闪过一道寒光,剑刃像掀起一阵狂风,就要随着主人的命令和心情驰骋。三十八年前,也是这样的一个秋夜,也是没有月亮的晚上,也是挥着这把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庄稼的逻辑

    庄稼的逻辑

    村庄的四周是大地,从某种程度上说,村庄只是海上的一座孤岛。我把大地比喻成海是有依据的,在我的老家,唯一的地貌就是平原,那种广阔的、无垠的、平整的平原。每一块土地都一样高,没有洼陷,没有隆起。你的视线永远也没有阻隔,如果你看不到更远的地方,那只能说,你肉眼的视域到了极限。这句话也可以这样说,你每一次放眼都可以抵达极限。极限在哪里?在天上。天高,地迥;天圆,地方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仲夏小令

    仲夏小令

    我常常渴念,那些晴朗的日子。了无一事,阳光肆意洒落在年轻的草和树身上。一双初遇的小蝶偶然停翅于小篱笆,它们一定不知道世间有过“梁祝”的故事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观云

    观云

    这一生中,我还从没看过那么多流云。傍晚时分,倚在山坡上面对晚天,啃一块难以下咽的干粮,只觉得满目空明,心旷神怡。云朵倏来忽往,幻化無穷,忽而旌旗招展,号角嘹亮,迈过群山;忽而又婷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流浪者的宿处

    流浪者的宿处

    〔美〕安德鲁·怀斯水彩这是多么异样而奇妙,轻声的泉水,每天夜里在槭树的凉荫之下,总是持续不停地流逝。月光停在山墙上面,总是像一阵香气在飘动,一朵朵浮云总是飞向又凉又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深藏功名60年

    深藏功名60年

    1926年,我出生在山东省济宁市泗水县仲家庄,上面有三个姐姐、一个哥哥,家里只有一亩三分坡地,连糊口都难。大姐早被送了人。为了给母亲治病,二姐又被卖到了邻村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此戏经年

    此戏经年

    许多年前,在江苏昆剧院看过一出《风筝误》。当时只当是才子佳人戏,多年后再看,却看出了理想与现实的盟姻。书生与佳人,生活在痴情爱欲的海市蜃楼里,倒是周边的小人物,有着清醒十足的生活洞见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友谊与棉花糖

    友谊与棉花糖

    据《后汉书》记载,山阳金乡范式(字巨卿)与汝南张劭(字元伯)是同窗好友,二人同在京师游学,后来一起告假返乡。范式对张劭说:'两年后重回太学,我会到你家拜见你的父母,见见你的孩子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很多事你只能独自经历

    很多事你只能独自经历

    我的一位朋友,不久前被公司裁了。他已经年近40岁,身体多病,手头也没什么积蓄,一时间内忧外患。一天,他跟我说,他恐怕是得抑郁症了。我劝他赶紧去就医,他又说,怕医生真的诊断他是得了抑郁症……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当我们说流行语时,我们在想些什么

    当我们说流行语时,我们在想些什么

    语言不仅是交流的工具,也是一种思维工具;语言不仅塑造了我们的社交方式,也塑造了我们的认知方式。当我们在说流行语的时候,流行语也不可避免地在影响我们的思维活动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请允许我不爱厨房

    请允许我不爱厨房

    住了十几年的房子,我决定在这个春天重新装修。按照我的意愿,设计师给出了合理的装修方案,只是在厨房的处理上,我告诉对方,越简单越好,有个灶台能够煮面就够了。年轻的设计师有些讶异,毫不掩饰地告诉我,自她从业以来,我是第一个对厨房装修没有要求的女顾客。因为,对一个家来说,厨房代表着生活,一餐一饭便是烟火人生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你可以成为另外一种人

    你可以成为另外一种人

    青年节,应景看了条视频,B站的《我不想做这样的人》。作为“奔四”之人,我有些感触。这是之前《后浪》的2.0版。去年是“前浪”向“后浪”喊话,这一次是“后浪”自己站上舞台发声,陈述自己不想成为某些样子的人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作家就是写作困难的人

    作家就是写作困难的人

    有一个美国作家给亲戚写信,结尾时说,“请你原谅,我把这封信写得如此冗长,因为我没有时间写得简短。”可见把东西写短并不容易,而且更需要时间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人生难道只是一场赛跑

    人生难道只是一场赛跑

    邻居家一个正在读高二的男孩,今年期末考试门门成绩都名列前茅。放假头一天,他就要求爸爸妈妈犒劳他一下——让他和同学们一起去黄山玩几天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他遇到了那些歌

    他遇到了那些歌

    4月16日,多年前的这一天,音乐家王洛宾和三毛在乌鲁木齐见面了。当这个消息传出来的时候,整个文艺圈为之震动,几乎所有的重要媒体都报道了这个消息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曾经有一道菜叫洗锅汤

    曾经有一道菜叫洗锅汤

    我刚到成都打工时,常混迹于水碾河农贸市场附近的小饭馆,与几位同样来自四面八方的同事,每人炒一盘3元一份的俏荤菜,黄曲米饭随便盛。如果老板不是特别忙,还会随手送我们一碗洗锅汤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母爱,踩着云朵而来

    母爱,踩着云朵而来

    父亲对我说:“你妈现在在家门口都能迷路。”母亲小声争辩:“是夜里黑,看不见嘛。”母亲去親戚家做客,夜里搭顺风车回来。车子停在离家半里路的河对岸,过了新修的桥就到家了。可她硬是找不着回家的路,稀里糊涂地踏上了相反的方向,越走离家越远,幸好遇到晚归的同村人,把她送回家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这个职业不允许有马赛克

    这个职业不允许有马赛克

    15年中,他们经手的照片大约有100万张。都是老照片,大部分就像刚从时间手里抢夺回来,带着清晰的受伤痕迹,比如或深或浅的斑点和裂纹。有的颜色消磨得很淡了,有的眉眼间一道清晰的残损。照片来自各个角落,有大人的也有孩子的。泛黄的模样让它们显得脆弱,何况伤痕叠着伤痕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“旧日子” 都在隐秘角落中

    “旧日子” 都在隐秘角落中

    女儿喜欢的一条裤子,不知在哪儿玩时被剐了个三角口,回来问我怎么办。我说她可以选一件长款上衣,把口子盖住。她听了面无表情,敷衍地挑大拇指“赞”曰:“不愧是脑洞大开当家我老母。”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一种怜爱不请自来

    一种怜爱不请自来

    动车上,邻座的乘客抱着一个婴儿,不及周岁,剪一个蘑菇头,一双眼睛骨碌碌打量着四周所有人。车子开动,众人被禁锢于各自的座位上,突然安静下来的井然有序,让他颇为不适。对面座位上有人拿出平板电脑埋首于游戏中……婴儿歪着头,手指着那人的电脑,大声嚷嚷,表示自己也要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我控制不住地贬低自己

    我控制不住地贬低自己

    “那么,我还能变好吗?”她的眼神很复杂,焦虑、沮丧、迷茫,又怀着一丝期待。“有时候,我会非常绝望。”她说,“我读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,学了很多心理学课程,我试图去了解自己的问题,尝试做改变。我有意降低自己的标准,学着对那些我看不上的人友好,可是这些努力总是半途而废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听从你心,无问西东

    听从你心,无问西东

    北京有一位名叫王岩的“的哥”,他在车上准备了一个小本子,每当有人坐他的车,他都会拿出本子让乘客在上面写几句话。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,人们往往会把自己心里最真实、最美好的想法写出来,因此,“平安”“生活”“健康”“希望”是留言本里出现频率最高的词语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世事波上舟

    世事波上舟

    十几岁的时候我曾经聋过一阵。一朝睡醒,右边的耳朵突然丧失了听力,将近两个月才恢复。这次短暂的半失聪经历让我储备了一项冷知识:失聪的世界并不宁静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虫眼生活学

    虫眼生活学

    一样的虫眼,在不同人的眼里,却是不一样的风景。混迹于菜市场的人,视虫眼如宝。他们认为虫觅食仅凭本能。于虫而言,入腹的美食,得是无害的,还要够鲜嫩。于是,能被虫子看上眼的,自然都符合这两大标准。有蟲眼,无异于眼前蔬果的质量保证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你想象不到的事实

    你想象不到的事实

    我是生物学的忠实粉丝。某位生物学思想家的一句格言最令我折服:“事实比想象更离奇。”深思这句话后,便是惊叹和气馁,惊叹大千世界的奇特,气馁我们想象力的孱弱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7-20

    识得破,忍得过

    识得破,忍得过

    《醒世恒言》里有一則《薛录事鱼服证仙》的故事。唐朝时,录事薛某高烧中,梦见自己变成一条金色鲤鱼,几天不曾进食,肚中甚是饥饿。此时,正遇一渔夫垂钓,他明知饵里有钩,怎奈饵香诱人,于是张嘴吞饵,结果被渔夫钓了上去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 11085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