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访问“三读书堂”在线阅读文章网一读字,二读文,三读意。本站旨在为大家提供爱情、亲情、友情等情感文章免费在线阅读。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幸福了吗
  • 2021-09-20

    满船清梦压星河

    满船清梦压星河

    王春鸣有几个吃腻了食堂与外卖的孩子来我家吃火锅,直吃到凌晨,锅底从海底捞骨汤换成了清汤,阳台上的几根葱和二月兰也被拔来涮了。他们在异乡读书或者工作,有一些年轻的悲欢。其中一个孩子在喝光了杯底最后一口红酒说:“老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3期
  • 2021-09-20

    你活得太累,皆因想得太多

    你活得太累,皆因想得太多

    李思圆有这样一则故事。一个铁匠,家里非常贫困。于是铁匠经常担心:如果我病倒了不能工作怎么办?如果我挣的钱不够花了怎么办?结果这一连串的担心像沉重的包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,让他饭也吃不香,觉也睡不好,身体越来越差。有一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3期
  • 2021-09-20

    虚室生白

    虚室生白

    郭华悦虚室生白,這话出自《庄子》。能喜欢这句话的人,大概已经有了入秋的心境。所有过往,皆为序章,轻轻放下过去,眼光投向未来,由满而入虚。于是,空而后生,这就是虚室生白之意。只不过,要懂得虚之贵,免不了先得在红尘俗世中摸爬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3期
  • 2021-09-20

    生活

    张亚凌一个肉铺的经营者是个小伙子,穿着比医生的白大褂还要白净的大褂,沒顾客时就捧起书看。我的同行者不屑,撇嘴道“扎势”,理由很简单,说干啥就得像啥,摆什么清高。另一个肉铺的经营者也是个小伙子,把浅色大褂穿成暗黑色,大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3期
  • 2021-09-20

    风过有旧痕

    风过有旧痕

    王太生袁宏道谈论山水养生时曾这样比喻:“湖水可以当药,青山可以健脾,逍遥林莽,欹枕岩壑,便不知省却多少参苓丸子。”山水治病,大地草木哪一样不是药?治愈一个人病的,是山水。迈开步子走向山水间,说不定比药的效果还来得快些。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3期
  • 2021-09-20

    人生七阶

    莎士比亚世界就是一个舞台,男男女女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。他们都有上场和下场的时候。一个人一生可以分为七幕:第一幕演的是婴儿,在奶妈怀里咿咿呀呀,吃吃吐吐。第二幕是学童,去上学时愁眉苦脸,走起路来慢得像蜗牛,放学时却满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3期
  • 2021-09-20

    没有破天气,只有破衣服

    没有破天气,只有破衣服

    张君燕易卜生是挪威著名的戏剧家。有一天,他和朋友组织了一次聚会,因为聚会结束时间会比较晚,他们还准备了晚餐。原本预计会有十几个人来参加,当天却来了几十个人,他们准备的食物远远不够。雖然大家没有怪罪,易卜生却非常愧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3期
  • 2021-09-20

    呼噜奇缘

    朝雨小时候,父母在外地工作,把我交给年迈的爷爷奶奶来带。那时候北方的村子里,家家户户都有大土炕,一家人晚上都睡在上面。从我记事起,每个夜晚爷爷的呼噜声都会如期而至。他的呼噜声是如此之大,以至于小小的我半夜被吵醒好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9-20

    与谁同坐

    王太生与谁同坐?偶遇,而又散去,坐具上尚有微微温热,依稀记得与忘记,似有人生怅然。想起孔子由学生陪伴,子路、曾晳、冉有、公西华侍坐。他们的身后,花树是朦胧背景。先生和子弟,分布左右,席地而坐,畅谈理想,子路的輕率急躁,冉有的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9-20

    犹豫

    王鼎钧风来鼓帆之前,勿忘划桨。“犹豫”本是一种野兽,生性多疑,只要听见一点风吹草动,马上爬到树顶避难。可是,这棵树保险吗?如果敌人不在地面而在空中怎么办?它回到地上,东张西望,惴惴不安,忽而认为时间紧迫,赶快再爬上另一棵树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9-20

    嫁给他

    嫁给他我的男下属今天居然当着全体员工的面儿跟我说:“嫁给我吧!”几乎所有人都异口同声地说:“嫁给他!嫁给他!嫁给他!”于是我只好硬着头皮给他开了张假条。费钱我小时候除了一張小学毕业照,没有其他照片。爸妈说,因为那时照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9-20

    我就是个普通人,这有什么好羞愧的

    木大“我硕士毕业了,现在看门。”在豆瓣“普通学”小组中,许多位“普通人”正在说出他们的故事。“现在看门”的这位研究生,网名叫月冷川寒。他介绍当下的自己:“每天走路上下班,下班以后就回家,周末有空就在床上躺着……我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9-20

    被褐怀玉

    马翔被褐怀玉语出帛书《老子》第七十二章,指真正的高人外面穿着粗衣,怀里揣着美玉。每次读到这句话,都会让人想起巴菲特的生活状态——亿万富翁从不炫富,这才是真正富足的状态,人生的大境界。如果你真正拥有了巨大的价值,根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9-20

    为生命建造一个“水坝”

    黄小平保健医生从人体的健康,讲到了地上的水坝。他说,大地上的雨水,不会因有了水坝而增加,也不会因有了水坝而减少,那么,建造水坝为什么能减少灾情呢?那是因为,涝時,它把水储存起来,以减少水灾;旱时,它把储存的水放出去,以减少旱情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9-20

    好日子还在后头

    [澳]达伦·波克明天会是个好日子。当然,我无法控制即将發生的一切,我当然也知道会有一些不理想的时刻,但我相信明天将会是美好的一天。我决心让它成为美好的一天。如果我能把美好的几天连起来,它们就能变成美好的一周。同样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4期
  • 2021-09-20

    人生哪件事不苦

    人生哪件事不苦

    连岳时间表面上是客观的,一天24小时,不增一秒,不减一秒。但它更像主观的,如许渊冲先生所说,不记住的时间,就不算是活。这就是说,一天可能是0小时,不存在;一天也可能是无限长,成为永恒。像许先生这样的创造者,他的一天,他的一生,通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5期
  • 2021-09-20

    平房

    平房

    安宁夏天,我最喜欢爬到平房上去,那里是我的乐园。通往平房的“路”,当然不是水泥台阶,而是父亲做的竹梯。我人小胆大,不等父母爬上去晾晒粮食,便猴子一样嗖嗖嗖爬到了房顶。粮食不好搬运,父亲便在上面用绳子一袋一袋地拽上去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5期
  • 2021-09-20

    经典与年龄

    经典与年龄

    吴晓波有同学问我,一个人要成为大师,特别是政治经济学界的大师,写出经典作品,是不是要等到白发苍苍?事实并非如此。你看这些人:马克思发表《共产党宣言》时30岁,托克維尔写《论美国的民主》时30岁,萨缪尔森写《经济学》教材时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5期
  • 2021-09-20

    一棵稗子在担心什么

    一棵稗子在担心什么

    罗振宇我偶然看到余秀华的一句诗,就一句,叫“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春天”。什么意思?稗子是一种野草,它在小的时候,和稻子长得几乎一模一样。所以,它可以混在稻田里面,混吃混喝混养料。但是,当稻子长大了,开始结穗的时候,稗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5期
  • 2021-09-20

    善养生者

    善养生者

    于丹莊子说,在天地之间,真正了解自己内心的人叫作善养生者。那么,什么人是真正了解自己内心的人呢?真正的善养生者,若牧羊人,就好像是放羊的人。牧羊人虽然挥着鞭子,但他对整个羊群都很和善。他的鞭子会落在谁的身上?“视其后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5期
  • 2021-09-20

    不为了回报而做事

    不为了回报而做事

    罗大伦您坐公共汽车给老大妈让座,有两种态度:一种是本能地让座,觉得人就应该做好事;另外一种是认为自己要做好事,让大家都夸我是好人。这两种态度不同,结果也不同。持第一种态度让座的人,老大媽坐下了但没说谢谢,他不在意;老大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5期
  • 2021-09-20

    丧失的艺术

    丧失的艺术

    宋石男我有个兄弟,人到中年,忽然失去一生中最爱。他非常痛苦,极度消沉,连喝一个多月大酒,形容枯槁,颜色憔悴,心如死灰。他说他现在把命运比作瘀血,把挫折当成病,把悲哀的债务还清,就是这样,发闷、发呆、发热,发出痛哭的叹息并在痛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5期
  • 2021-09-20

    一位被称作“胖子”的甑糕师傅

    一位被称作“胖子”的甑糕师傅

    葛维樱早上5点,盛夏的西安吹着热风。一路天光微亮,装饰在树上的彩结红灯,突然在我眼前熄灭。洒金桥口,胖子已经招呼着他的买主。五块钱的甑糕,一个人吃已经足够,小铲子一层层挖下去,打上来的糕,洁白不发黄。胖子甑糕的地址定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6期
  • 2021-09-20

    小咖啡馆主义

    小咖啡馆主义

    张丰我有一位朋友,最近买了好几本关于“如何开一家咖啡馆”的书。她还不会做咖啡,但经营着一家设计公司,看来很快就会开一家咖啡馆。“开店的冲动,快控制不住了。”这就是她的感叹。在成都,最近三年出现了至少两千家小咖啡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6期
  • 2021-09-20

    摘掉棉花顶芯

    摘掉棉花顶芯

    陈云鹤明朝时,有个小男孩跟着父亲从上海城里回到乡下。小男孩的父亲原是一个儒商,因为做生意赔光了钱,只能回乡下种地为生。上海一带盛产棉花,父亲当然也种植着,不过当时的棉花秧很高,产量却很低。父亲为此忧虑的同时,儿子也...

    《意林》2021年16期
 408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