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访问“三读书堂”在线阅读文章网一读字,二读文,三读意。本站旨在为大家提供爱情、亲情、友情等情感文章免费在线阅读。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亲情文章

母亲的施舍

即步非烟 2021-04-02
母亲身高不到一米五,右小腿像胳膊一样细小,右脚掌宛如一块鹅卵石,上面横着一条沟壑般又粗又长的裂口,母亲走路一颠一跛,疼痛不堪。母亲从小患有支气管炎,随着年龄增长,病情日益加重。因此,在村子里,我们家算较穷的人家了。

母亲身高不到一米五,右小腿像胳膊一样细小,右脚掌宛如一块鹅卵石,上面横着一条沟壑般又粗又长的裂口,母亲走路一颠一跛,疼痛不堪。母亲从小患有支气管炎,随着年龄增长,病情日益加重。因此,在村子里,我们家算较穷的人家了。奇怪的是,到我们家乞讨要饭的人却特别多。

那时候,每年都有几拨人到我家乞讨。他们都拎着大布袋,甚至背着大背篓。乞讨原因都很凄惨,有的是家乡发生大洪水或遭遇严重旱灾,有的是家里发生大火灾。不管来人述说什么理由,母亲都很信任他们并给予同情。因家穷,母亲没有多余的钱和衣物施舍,只好把家里的粮食尽可能多地舍与他们。每次施舍,母亲都用大碗一碗又一碗地把米谷或玉米往他们的口袋里倒,直到他们说“够了够了”,母亲才停手。母亲总说,给他们米谷就是在救人的命。

我读高二那年冬天,奶奶病逝。安葬奶奶后的那几天夜晚都黑得很深沉,可母亲睡得很不踏实,老想着做点什么小生意挣钱,以归还向邻居借来的安葬费。一天早上,母亲从迷糊中醒来,打开家门,被吓了一跳。只见两个衣衫褴褛的大男人站在家门口,一人拎着一个尼龙口袋。

他们说来自河南,家被大水淹了,上有老下有小一大家子无家无衣无饭无钱。披麻戴孝的母亲一听,赶紧把他们让进屋里,把米缸里的米舀给了他们,还打开粮柜,撮了两撮箕谷子给他们。

邻居事后得知,不解地劝母亲:“你家老人才过世,按风俗要‘留财’,你怎么把‘财’往外流呢?”

“我是个穷人,哪里来的财哟,我越拿越有!”母亲呵呵笑着说。

母亲很体恤别人的艰辛,却从不接受施舍,从不在人前叫一声苦。上世纪90年代初,母亲走村串户做起了蛋卷买卖,后来又带领全家到镇上开起了面馆,再后来经营食堂。因为过度操劳,母亲病情加重终至病危,住院治疗几个月后,家里债台高筑,母亲坚持回家输液养生。

那是一个赶集天,阳光明媚,已经半月余喑哑不能言语的母亲,慢慢起床,摇摇晃晃,走走停停上街去。母亲自己也不清楚上街去干什么。

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。脸色苍白的母亲沿着街边挪着千斤重的脚步。

“阿弥陀佛!”突然一个男子跟母亲说话,“施主,我是少林寺的和尚。”

母亲用力抬起眼皮,看着那人。那是一个高大的和尚,身着灰色僧衣,一串大佛珠挂在胸前,小腿缠着白布,脚穿一双黑布鞋。和尚一手数着佛珠,单掌行礼。

母亲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喉咙,无力地垂下眼皮,呼吸困难地耷拉着头。

“施主,你施舍我一角钱吧,我只要一角钱的硬币。阿弥陀佛!”和尚说。

母亲靠在柱头上,从衣胸内袋里摸出一张裹得紧紧的手帕,抖抖索索地打开。手帕里有三四张折皱很深的一元钱、五角钱的纸币和几个硬币。

母亲拿出一角钱的硬币给和尚。

“施主,你是个与佛有缘的人。这次师傅专门让我们十几个弟子下山来搭救人。我云游四方,来到了这里。”和尚很真诚地说。

母亲无力无语。

“施主的病能医好!死不了!”和尚走近母亲,一手拿着母亲给的那枚硬币,在母亲的脖颈前晃来晃去,另一只手苍劲有力地舞着,嘴里念念有词。

和尚让母亲喝了一口他递过来的凉水,说:“施主放宽心!你死不了!你的老运好得很啊!”

“阿弥陀佛!”和尚行礼后离开消失在人群中。

回家后的第二天,母亲竟真的能说出话来!母亲对那个和尚感激涕零,认为是菩萨派来搭救她的。更奇怪的是,母亲的病居然很快就痊愈了!病愈后的母亲专心致志经营食堂,不但偿还了生病期间生意上的债务,还偿还了别人借给的医疗费。渐渐地我们家过上了宽裕的日子。

从那以后,母亲一心向佛,更笃定地慷慨施舍,常常叨念“感谢菩萨!感谢党!感谢父母!”并告诫我们说:看到乞讨的人一定要施舍给他们,一辈子做善事!

步入中年的我懂得了母亲的施舍,明白了“舍与得”的含义。母亲施与的是慈善,舍与的是钱财,得到的是幸福。

残疾矮小的母亲让我仰视。

本站所有文章、数据、图片均来自互联网,一切版权均归源网站或源作者所有。

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删除。邮箱:dacesmiling@qq.com

相关标签:母亲的施舍   母亲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