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访问“三读书堂”在线阅读文章网一读字,二读文,三读意。本站旨在为大家提供爱情、亲情、友情等情感文章免费在线阅读。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亲情文章
  • 我是您的眼睛

    我是您的眼睛

    眼睛,让岳母变的老了,行动迟缓,哪儿也去不了;手指上贴着胶布,那是刀伤的,额头上青了一块,那是磕着的。时间都去哪儿了?一生好强的岳母,晚年变得如此沧桑 岳母退休前,在棉麻收购门市部上班,早出晚归,就连中午饭也是和同事倒班,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伴

    揍你一生2021-01-25
    亲情文章
  • 我爱妈妈

    我爱妈妈

    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;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;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我有一个好妈妈,她黑发、较胖,我喜欢我的妈妈。 她每天最喜欢的就是去徒步,每天要走一直两个小时才肯回家。她每天就是上班、做饭、打扫卫生,她跟我一起写毛笔字,她的毛笔字写

    松鼠小张2021-01-25
    亲情文章
  • 我的父亲

    我的父亲

    写这些文字,不只是一种怀念,更多的是为了给自己飘忽的心灵一点安慰,因为,在父亲去世之后的这些日子里,我突然而真切的感受到了一个人没有了牵挂的空虚和茫然,故乡、老家的概念突兀地淡了许多。

    宠你一世2021-01-25
    亲情文章
  • 母亲的友伴

    母亲的友伴

    这一室的花草就是母亲的友伴。 她这一辈子,第一是为父亲活的。尽管父亲,是老式的丈夫,大男子脾气,不知道心疼人,动不动就吼上几嗓子只在我们长大的时候,每在这时要站在母亲一边,才让父亲的火爆脾气稍微收敛她依然完全投入地,伺候父亲的吃喝,陪着他做

    即步非烟2021-01-25
    亲情文章
  • 母亲心中的一杆秤

    母亲心中的一杆秤

    我两个女儿,一个做生意,日子比较好过,另一个没有魄力,日子过得清贫。俩女儿,都是父母的精神财富,曾经看过《阿信》的日本电视剧,有句话说家中你是最小的,父母倍爱你,这句话应验了很多家庭,因爱而宠,断送了孩子拼搏的勤奋能力。父母的苦恼,无法改

    路飞2021-01-25
    亲情文章
  • 童年往事忆姥姥――忙碌的一天

    童年往事忆姥姥――忙碌的一天

    姥姥掌管着这有老有小一大家子的吃喝用,每天天还没亮,就早起生火做饭了。那时没有煤气,农村煤也少,主要烧柴火,所以,农村每家都有一个大柴火垛,那是秋天砍树枝堆起来的,用时就去柴火垛上

    松鼠小张2021-01-25
    亲情文章
  • 我的父亲,我的老师

    我的父亲,我的老师

    很多人都读过《好爸爸胜过好老师》,从中读出爸爸是朋友、是玩伴、是师长,是孩子成长的重要力量。而我最为幸运,有一个好父亲,也是我一生的好老师。 我的父亲执教讲坛四十余年,教书育人饮誉一方。

    岁月如梭2021-01-23
    亲情文章
  • 母亲的哲学

    母亲的哲学

    今天早晨一睁眼,发现窗外竟零零星星落下雪花来,啊,久旱的今冬终于迎来第一场雪了。 不由得想起母亲来。母亲是四年前离世的。她在老家离世的那天,原本旱了大半个冬天,竟随即下了铺天盖地的一场大雪。

    揍你一生2021-01-18
    亲情文章
  • 最忆父母熬鸡汤

    最忆父母熬鸡汤

    活了这个岁数,喝过不少鸡汤,可最能让我回味的还数我小时候父母熬的鸡汤。 那时养鸡贴补家用,是农村家庭最普遍的一种做法。一般时候,父母们是不会轻易地把鸡蛋拿来吃的,只是为了给孩子补身子,或来了客人,才见到餐桌上有一碗水蒸蛋,或煎蛋饼、鸡蛋炒韭

    宠你一世2021-01-18
    亲情文章
  • 我的外婆

    我的外婆

    在我们家,外婆最辛苦,但她总是乐呵呵的,从不说苦说累。她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。当我做作业累了,外婆总是关切地提醒我,要注意休息,保护好眼睛。在家里,当她做错了事或做的不够好,只要别人指出来,她总是笑咪咪的说:“我马上就改,谢谢你的提醒。”

    即步非烟2020-12-31
    亲情文章
  • 思念母亲

    思念母亲

    我终身难以忘怀在一九九九年农历七月二十五日五点四十分,生我养我的母亲,终于走完了她人生的旅程,完成了她人生辉煌而又艰难的使命。在我的家中,她慢慢地合上双眼,永久地离开我们,与世长辞了。

    岁月如梭2020-12-30
    亲情文章
  •  妻子的生日

    妻子的生日

    再过两天,又到了妻子的生日了。 每年妻子过生日,都是由我给她过。因为两个孩子不在身边,不得已而为之。 孩子们很懂事儿,不会忘记他妈妈的生日,虽不能亲自给他妈过生祝寿,但,提前几天就打来电话祝福问候了。

    大熊2020-12-30
    亲情文章
  • 母亲的酸菜

    母亲的酸菜

    也许是离开故乡太久的原因,抑或是对城市快节奏生活的厌倦。也许是慵懒的舒适环境的矫情,抑或年龄的剃增愈发思乡的记忆使然,从山沟到都市,从贫穷到知足,一路走来,耗去我二十多年的光阴。

    平凡的世界2020-12-30
    亲情文章
  • 她,我深爱着的她

    她,我深爱着的她

    二十三岁,她还留着一头乌黑的秀发,风总是顽皮地扬起她的发,让她的美丽在春风中飘飞、荡漾。两岁的我还在牙牙学语,步伐也还不连贯,全靠她两只手臂的搀扶和一再的鼓舞激励。 对于这座北方小城来说,她是个初来乍到的异客;对于她来说,她即将面临人生的挑

    即步非烟2020-12-30
    亲情文章
  • 老荷

    老荷

    曾经为了看整池的残荷,我们在冬天起了大早去这座城的南湖,我坐在丈夫的自行车后座上,从雾里穿行。那片荷海忽然出现在面前的时候,我惊呆了。 它们此时的美是美给自己看的,没有昔日的水波衬托,没有娇艳的姿态,看上去东倒西歪。

    大熊2020-12-30
    亲情文章
  • 零碎的回忆

    零碎的回忆

    有两件东西,变成绵长的记忆,让我时刻感知母亲的存在。 一件是二十年前母亲为我做的夏季的无袖衫,棕底黄花,薄纱的,现在拿出来,也不觉得老套,母亲的确是个出色的裁缝。我一直把它收在柜子里,每次收拾衣物,就会有意无意看到它。

    岁月如梭2020-12-30
    亲情文章
 56    1 2 3 4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