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访问“三读书堂”在线阅读文章网一读字,二读文,三读意。本站旨在为大家提供爱情、亲情、友情等情感文章免费在线阅读。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TAG信息列表 > 父亲
  • 父亲节

    父亲节

    在您似乎不在了的第一个父亲节,我很想念您。您走了好几个月了,似乎总还在屋子里晃悠。妈妈说您去买菜了,我觉得您是去出差了。尽管好久不见,但是在每个角落都有您层层叠叠的气息,似乎您随时会从某个房间里慢慢走出来。

  • 父亲对我来说太强大

    父亲对我来说太强大

    “你最近问我,我为什么怕你。一如既往,我无言以对,这既是由于我怕你,也是因为要阐明这种畏惧,就得细数诸多琐事,我一下子根本说不全。”

  • 父亲的眼泪里从未有我

    父亲的眼泪里从未有我

    父亲六十岁那年小脑萎缩,行动迟缓,健忘,语言也有了障碍,特别容易悲喜。母亲说,父亲已经无法用话语表达心中所想,就哭和笑还能受自己控制。那些无法说出的话,最后都演变成这两种情绪。

  • 父亲的口头禅

    父亲的口头禅

    明天是父亲64岁的生日,本该神采奕奕的年龄,父亲,却显得有些过早地苍老,听见院子里橐沓鞋子磨地的声音,那一定就是父亲回来了。母亲总说他走路抬不起腿,的确。 几姊妹聚时总离不开谈论生活,谈目前所历经的林林总总的艰难,难免不会不生出些抱怨,这时父

  • 寻找父亲

    寻找父亲

    看日本作家太宰治的女儿太田治子写的追忆录,读完,我叹口气,因为书里提供的材料,不是一手的,支撑力较弱……

  • 父亲的身份证

    父亲的身份证

    父亲去世三十多年,他曾今丢下的东西,随着时间的蔓延,几乎丢失全无,包括父亲的模样,在我们头脑里也差不多磨灭褪

  • 父亲

    父亲

    青丝变白发,再不负韶华。——题记父亲支撑着这个家,父亲由壮年走向暮年,父亲的头发由黑变白,生活却越来越充满希望。临近中考,父亲免不了每天一遍电话叮咛,嘘寒问暖,总是不放心我,常常骑着摩托,带着吃的过来看我。

  • 我的父亲

    我的父亲

    在我小时候,父亲很少和我说话。但他并不是不苟言笑的人,只是他有太多的工作要做、太多的事情要思考,以至在我的童年回忆里,父亲就是一个沉默的背影。这背影对一个孩子来说,充满了威严和距离感。

  • 坐在父亲的膝盖上

    坐在父亲的膝盖上

    我年幼的时候,坐在父亲的膝盖上听他一回一回地讲述《西游记》《三国演义》《水浒传》之类的古典小说。

  • 是医生,也是父亲

    是医生,也是父亲

    “你换药的动作太用力,把我女儿弄痛了,动作轻点儿好吗?”一位溜滑梯摔倒的小朋友,由父母焦急地带来挂急诊。住院医生检视小朋友的伤口,她的膝盖上有一条约5厘米的撕裂伤口。在疼痛与害怕的交互作用下,小朋友的哭声始

  • 父亲

    父亲

    我父亲王锦第,字少峰,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。他在北大上学时的同室舍友有文学家何其芳与李长之。我的名字是何其芳起的,他当时喜读小仲马的《茶花女》,《茶花女》的男主人公亚芒也被译作“阿蒙”,何先生的命名是“王阿蒙”

  • 海上的父亲

    海上的父亲

    父亲每每回家,都携一身淡淡的海腥味。这个深谙海洋之深广与动荡的人,从来不会在家逗留很久,船才是他漂浮的陆地。

  • 哪一个瞬间你突然理解了父亲

    哪一个瞬间你突然理解了父亲

    父亲的心事直系学姐那天晚饭席间,从来不让我喝酒的父亲,主动给我倒了一小杯白酒,这让我感到很惊讶。我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地接过酒杯,不过我知道,父亲有心事。互碰酒杯之后,父亲轻轻

  • 最初的“心”来自父亲

    最初的“心”来自父亲

    我15岁时,哥哥在高山中学当了临时代课教师。他上课的班里有个学生的家长是福清薛港林场的场长,场长在林场里给我找了个职位。

  • 进城的父亲

    进城的父亲

    一天晚上,我看了一部叫《公园》的电影。一个从小地方来的已退休的父亲,到大城市找他快三十岁还没有结婚的女儿。父亲来了,开始多方位介入女儿的生活,吃穿住用行,关怀无微不至。

  • 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

    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

    1990年出生的西茜,5岁拜父为师学习绘画。当她坚持退学回家、专攻绘画时,父亲以宽广的胸怀为女儿撑起一片天,鼓励她坚定地走自己的绘画创作之路。父亲的决定我小的时候,无论想学

  • 楼上的父亲

    楼上的父亲

    我很想念过去那个不断朝我挥手的父亲,可是说不出口,因为昨日已经走得太远,而父亲就在楼下……

  • 再见了,父亲

    再见了,父亲

    今天父亲下葬。电话在周一上午 9 点打来,我在上班的路上。铃声响起的时候,我知道该来的终于来了。我乘最早的一班飞机回到昆明,进了家,父亲已经变成了一张黑白照片。他严肃地看着我,像是在问:为什么又被老师留堂了?

  • 人都拥有复杂的属性

    人都拥有复杂的属性

    每次一想到父亲,我都觉得十分悔恨。我对他没有足够的尊重,对他的青年时代也一无所知。当我能够了解他的时候,我却没有想过要这么做。现在的我,即使用尽所有的力气,也不明白他是一个怎样的人。

  • 父亲大人

    父亲大人

    六月的无锡,正是梅雨季节。凌晨 4 点,我从床上轻轻坐起来,听着窗外滴答的雨声,四下一片空寂。闭着的眼睛有微微的颤抖。我在努力而又小心翼翼地搜寻着刚才的梦境。

  • 迎着风,一顶草帽

    迎着风,一顶草帽

    小时候的我,总喜欢在夏天枕着父亲的草帽酣眠,尤其是在夜晚露天的打麦场上,我们一家人吃过了饭,聚集到这里,一边看守麦子,一边聊天,望着满天眨眼的星光,一盏茶工夫,我就进入了梦乡。一觉醒来,天光大亮,口水溢湿了父亲的草帽,抖一抖,像荷叶上的水珠。

  • 万物带来你的消息

    万物带来你的消息

    父亲,当人的肉身消失,顺带除去了身体的局限和挂碍,也除去了来自时间和空间的阻隔。在这人间,我们从此以另一种形式相逢。

  • 我的父亲母亲

    我的父亲母亲

    父母像一本书,不到一定的年纪读不懂;当能读懂时,他们已远在天国。如有来生,我还愿做张维、陆士嘉的儿子。母亲师从世界流体力学鼻祖路德维希·普朗特教授,是普朗特唯一的女博士生,也是其唯一的亚裔学生、关门弟子,她的师兄中有赫赫有名的冯·卡门、铁木辛柯等。

  • 老爸喜欢的东西

    老爸喜欢的东西

    老爸喜欢的东西,其实没那么难看。比如《林海雪原》,确实有些过时,但是,杨子荣的英勇,他的手段,还是让人服气,还是感人的。先不说人物原型,如果小说里的这个人活了,出现在我面前,我还是会肅然起敬,叫一声“杨大侠”。

  • 我的父亲

    我的父亲

    写这些文字,不只是一种怀念,更多的是为了给自己飘忽的心灵一点安慰,因为,在父亲去世之后的这些日子里,我突然而真切的感受到了一个人没有了牵挂的空虚和茫然,故乡、老家的概念突兀地淡了许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