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访问“三读书堂”在线阅读文章网一读字,二读文,三读意。本站旨在为大家提供爱情、亲情、友情等情感文章免费在线阅读。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TAG信息列表 > 母亲
  • 母亲,识文断字的农民

    母亲,识文断字的农民

    一直想写写母亲,但总不知从哪里开始,多少次铺开纸张笔墨,多少次白纸收官,已无法细数。缠缠绕绕盘根错节的母爱,枝枝蔓蔓浸染生命的母爱,我紧紧抱在怀里取暖,却难以用文字表述,文字在母爱面前花容失色无能为力。但我还是要写写我的母亲,让母爱不仅留

  • 母爱

    母爱

    过几天就是母亲节了,今儿上街给母亲买了件夏装。母亲看到衣服,二话没说,转身打开了橱子,你看看,你看看,我多少衣服,还有放着没穿的新衣服,净乱花钱!不穿,不穿,赶紧退回去!妈,那衣服都多少年了,扔了吧,过时了,我给您买的这件时尚。 母亲翻我俩

  • 给母亲上课

    给母亲上课

    今晚我打了个电话回老家,问问母亲的腿疼好了些没有。接电话的父亲说,跟以前相比要好多了。我又问了一些其他情况,才挂了电话。而挂了电话后,我却又想起了那天回老家时给母亲上课的情景。 五一放假的第二天上午,从省城来到我们县城的岳父母一家前脚刚走,

  • 母亲的手

    母亲的手

    常常想起母亲的手,那是一双普通而又勤劳的手。 记得我小时,母亲为支撑起一个六口之家,风里雨里,家里家外,年复一年地任劳任怨,奔波操劳。她的脸上时常写满艰辛与刚毅、焦虑与盼望、痛苦与温馨,一如许多平凡而普通的乡下女人。 在那个贫困的年代,父亲

  • 我的“骑行达人”母亲

    我的“骑行达人”母亲

    妈妈最大的不平凡之处是特别能吃苦。我不知道专业自行车运动员每天锻炼量多大,妈妈曾经每天骑行最少31公里,这是我家到一个蔬菜大镇再到县城的路程,是我刚刚在高德地图上查到的数据,但是二三十年前的路有这样直吗?

  • 母亲的施舍

    母亲的施舍

    母亲身高不到一米五,右小腿像胳膊一样细小,右脚掌宛如一块鹅卵石,上面横着一条沟壑般又粗又长的裂口,母亲走路一颠一跛,疼痛不堪。母亲从小患有支气管炎,随着年龄增长,病情日益加重。因此,在村子里,我们家算较穷的人家了。

  • 想念母亲,在字里行间

    想念母亲,在字里行间

    五月的花海,母亲看不见了;五月的思念,深埋孩子的心里。母亲,我最亲近的人。母亲,好狠心,撇下孩子整整十年的光景了。这漫长的十个春夏秋冬里,孩子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您,我亲亲的母亲。

  • 何谓母亲

    何谓母亲

    格洛里婭从佛罗里达州的一家医院里把别人的新生女婴抱走,取名为“阿莉西丝”,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抚养到18岁,而她为此被判刑18年。主审法官在判决前感慨地说:“此案无关输赢,只有悲哀,许多人为此遭受痛苦。”法官可能是指已发生的事,没预料到也指正发生和将发生的事。

  • 母亲的想象力

    母亲的想象力

    这是个单亲家庭,母亲和10岁的儿子时常被邻居没来由地欺负。有一天,忍無可忍的母亲拉着儿子来到天井,高声叫喊:“你们根本不知道我们是谁,看看我儿子,他将来会成为大使、作家、荣誉军团骑士……”

  • 与母亲相守50天

    与母亲相守50天

    前几日,看到武汉的女友莉君发朋友圈,才知道,她因为武汉封城,已经在娘家——湖北天门的一个小山村里度过了整整50天。

  • 认真看母亲时,她就老了

    认真看母亲时,她就老了

    我想这句话想了很久,母亲今年七十多岁,更年期已经过去了很久。印象中,母亲一直好好的,上有老,下有小,种了好多地,喂了几头猪……朋友说,不管多劳碌,更年期总是会经历。

  • 我的父亲母亲

    我的父亲母亲

    父母像一本书,不到一定的年纪读不懂;当能读懂时,他们已远在天国。如有来生,我还愿做张维、陆士嘉的儿子。母亲师从世界流体力学鼻祖路德维希·普朗特教授,是普朗特唯一的女博士生,也是其唯一的亚裔学生、关门弟子,她的师兄中有赫赫有名的冯·卡门、铁木辛柯等。

  • 我爱妈妈

    我爱妈妈

    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;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;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我有一个好妈妈,她黑发、较胖,我喜欢我的妈妈。 她每天最喜欢的就是去徒步,每天要走一直两个小时才肯回家。她每天就是上班、做饭、打扫卫生,她跟我一起写毛笔字,她的毛笔字写

  • 母亲的友伴

    母亲的友伴

    这一室的花草就是母亲的友伴。 她这一辈子,第一是为父亲活的。尽管父亲,是老式的丈夫,大男子脾气,不知道心疼人,动不动就吼上几嗓子只在我们长大的时候,每在这时要站在母亲一边,才让父亲的火爆脾气稍微收敛她依然完全投入地,伺候父亲的吃喝,陪着他做

  • 母亲心中的一杆秤

    母亲心中的一杆秤

    我两个女儿,一个做生意,日子比较好过,另一个没有魄力,日子过得清贫。俩女儿,都是父母的精神财富,曾经看过《阿信》的日本电视剧,有句话说家中你是最小的,父母倍爱你,这句话应验了很多家庭,因爱而宠,断送了孩子拼搏的勤奋能力。父母的苦恼,无法改

  • 献给母亲的礼物

    我11岁时父母离异了,我和母亲一起生活。有一次,母亲带我到新华书店,给我买了两幅字——一是“坚毅”,一是“自立”。

  • 在母爱的晴空下

    在母爱的晴空下

    好容易盼到春天,却依旧是没完的雨,叫人怪不舒服的。上学期那个丢脸的分数,总纠缠在我身边,就像没尽头的雨,让人很不爽快。谁说春天孕育了了果实,萌发了希望?我看它简直就只知道发霉。 快去学校,不然又要迟到了。

  • 母亲的哲学

    母亲的哲学

    今天早晨一睁眼,发现窗外竟零零星星落下雪花来,啊,久旱的今冬终于迎来第一场雪了。 不由得想起母亲来。母亲是四年前离世的。她在老家离世的那天,原本旱了大半个冬天,竟随即下了铺天盖地的一场大雪。

  • 最忆父母熬鸡汤

    最忆父母熬鸡汤

    活了这个岁数,喝过不少鸡汤,可最能让我回味的还数我小时候父母熬的鸡汤。 那时养鸡贴补家用,是农村家庭最普遍的一种做法。一般时候,父母们是不会轻易地把鸡蛋拿来吃的,只是为了给孩子补身子,或来了客人,才见到餐桌上有一碗水蒸蛋,或煎蛋饼、鸡蛋炒韭

  • 思念母亲

    思念母亲

    我终身难以忘怀在一九九九年农历七月二十五日五点四十分,生我养我的母亲,终于走完了她人生的旅程,完成了她人生辉煌而又艰难的使命。在我的家中,她慢慢地合上双眼,永久地离开我们,与世长辞了。

  • 母亲的酸菜

    母亲的酸菜

    也许是离开故乡太久的原因,抑或是对城市快节奏生活的厌倦。也许是慵懒的舒适环境的矫情,抑或年龄的剃增愈发思乡的记忆使然,从山沟到都市,从贫穷到知足,一路走来,耗去我二十多年的光阴。

  • 她,我深爱着的她

    她,我深爱着的她

    二十三岁,她还留着一头乌黑的秀发,风总是顽皮地扬起她的发,让她的美丽在春风中飘飞、荡漾。两岁的我还在牙牙学语,步伐也还不连贯,全靠她两只手臂的搀扶和一再的鼓舞激励。 对于这座北方小城来说,她是个初来乍到的异客;对于她来说,她即将面临人生的挑

  • 零碎的回忆

    零碎的回忆

    有两件东西,变成绵长的记忆,让我时刻感知母亲的存在。 一件是二十年前母亲为我做的夏季的无袖衫,棕底黄花,薄纱的,现在拿出来,也不觉得老套,母亲的确是个出色的裁缝。我一直把它收在柜子里,每次收拾衣物,就会有意无意看到它。

  • 母亲的一日人生

    母亲的一日人生

    母亲有许多孩子,其中的大多数总是沿着季节的路不停地亮相、换装、谢幕、重生,而我们兄妹几个才是母亲最特殊的孩子,相随只此一生。 母亲的早晨是清醒的,愉悦的,像极了年轻时的母亲,充满了精气神。

  • 母亲的痛

    母亲的痛

    看着治疗室里被病痛折磨的母亲,我紧紧攥着拳头,母亲每一次痛楚的喊声似乎都能把我的胸口击碎。母亲,这个世上最伟大的女人,操劳了一生,却没有享受过一天,如今又被病痛折磨,我强忍着泪水,静静地陪母亲做完了治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