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访问“三读书堂”在线阅读文章网一读字,二读文,三读意。本站旨在为大家提供爱情、亲情、友情等情感文章免费在线阅读。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信息列表
  • 2021-06-13

    瀑布三千道

    冯骥才一想到挪威,第一个冒出来的形象就是由天而降的雪白的瀑布。十年前,我去过一次卑尔根。那天,我们乘坐的大巴车一路很少关窗,为了享受在山间

    《意林·原创版》2021年1期
  • 2021-06-13

    墓地

    墓地

    冯骥才死亡并非凄惨,并非一片空茫。死亡也是诗,是生命化入永恒的延续,这是使我每逢到国外,路经一处墓地,必要进去流连一番的缘故。它与中国坟地不同,毫无凄凉萧瑟之感,甚至像公园,但不是活人游乐而是死人安息的地方,处处树木幽深,花草葳蕤,一座座坟墓都是优美的石雕,有的称得上艺术杰作。在德国我见过一座墓,墓石两边浮雕一双巨大的耳朵。死者长眠地下,还要倾听世间的万籁,这才叫不甘寂寞。这一双大耳线条浑厚而洗练,和胖墩墩的墓石协调为一个浑厚的整体。墓碑上刻着一行字:“我带不走的只有愛。”看来这雕刻家像死者的朋

    《意林·原创版》2020年12期
  • 2021-06-13

    吃鲫鱼说

    吃鲫鱼说

    冯骥才鸡不能吃自家养的,鱼必须吃自己钓的。前者的缘故是,家禽通人性,吃时下嘴难;后者的缘故是,钓鱼又吃鱼是双倍的乐趣。深秋晨时,在水塘边择一幽僻处,取香饵一珠,粘于银钩之尖,悄悄下竿于苇草间。水色深碧,鱼漂明亮,尖头露出水面,显得十分灵通。少焉,鱼漂忽地一动,通报了水底的鱼讯。这时千千万万沉心屏息,握竿勿动,待这漂儿再动两下,跟着像出水的潜水艇顶上的天线,直挺挺升起来,一直升到根部。一个生活中那种小愉快将临的关键时刻到了,手腕一抖,竿成弯弓,水里一片惊慌奔突的景象。倘是高手,必然不急于把鱼儿提上

    《意林·原创版》2020年11期
  • 2021-06-13

    好嘴杨巴

    好嘴杨巴

    冯骥才津门胜地,能人如林,此间出了两位卖茶汤的高手,把这种稀松平常的街头小吃干得远近闻名。这二位,一位胖黑敦厚,名叫杨七;一位细白精明,人称杨八。杨七杨八,好似哥俩,其实却无亲无故,不过他俩的爹都姓杨罢了。杨八本名杨巴,由于“巴”与“八”音同,杨巴的年岁长相又比杨七小,人们便错把他当成杨七的兄弟。不过要说他俩的配合,好比左右手,又非亲兄弟可比。杨七手艺好,只管闷头制作;杨巴口才好,专管外场照应。杨七的手艺好,关键靠两手绝活。一般茶汤是把秫米面沏好后,捏一撮芝麻撒在浮头,这样做香味只在表面,愈喝愈

    《意林·原创版》2020年10期
  • 2021-06-13

    神医王十二

    神医王十二

    冯骥才天津卫是码头。一般能耐也立不住,得看你有没有非常人所能的绝活儿。比方说瞧病治病的神医王十二。王十二人家是神医。这天王十二在开封道上走,忽听有人尖叫。一瞧,一个在道边套烟囱的铁匠两手捂着左半边脸,痛得大喊大叫。王十二疾步过去问他出了嘛事,这铁匠说:“铁渣子进眼睛里了,我要瞎了!”王十二说:“别拿手揉,愈揉扎得愈深,你手拿开,睁开眼叫我瞧瞧。”铁匠松开手,勉强睁开眼,一小块黑黑的铁渣子扎在眼球子上,冒泪又流血。王十二抬起头往两边一瞧,这条街全是各样的洋货店,他跑进了一家洋货店的店门,伸出右手就

    《意林·原创版》2020年7期
  • 2021-06-13

    活着的空间

    活着的空间

    冯骥才到了巴黎,我来到巴尔扎克的故居。一走进这低矮、宁静而简朴的屋舍,一阵莫名的亲切气息扑面而来,我心里不禁响起一句话:我把我心中敬仰的人,带回他的家里来了。我感觉巴尔扎克真的从我心里走了出来。我看见他在屋里走来走去,看见他躲在屋中逃债时的神情。这几间路边小屋,屋顶比路面还低。他选择在这个地方居住,是因为此处不易被追债的人发现。但他一定还是常常心惊肉跳地躲在窗帘后边朝外张望。如果是不多的几个密友来访,他就隔着这薄薄的门板侧着耳朵去听敲门声是不是事先约好的暗号。我还看见他站在小院里凝思。浓密的花木

    《意林·原创版》2020年5期
  • 2021-06-08

    小说的眼睛

    小说的眼睛

    莫泊桑《项链》中的假项链,欧·亨利《最后一片叶子》中的画在墙上的藤叶,杰克·伦敦《一块排骨》中所缺少而又不可缺少的那块排骨,都是很好的例子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2期
  • 2021-06-04

    有人出去,有人进来

    有人出去,有人进来

    只要你往前走,一定会有人从你身边掉队,走出去;还会有人加进来,跟在你身旁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11期
  • 2021-04-03

    从艺术的角度欣赏文学

    从艺术的角度欣赏文学

    在从事文学工作之前,我的专业一直是绘画。进入文坛后,绘画一度中断。我天生热爱艺术,绘画、音乐、诗歌、民间艺术等对我都有无穷的吸引力,也让我常能从艺术的角度来欣赏文学。

    《读者》2021年8期
  • 2021-04-01

    泡在水里的威尼斯

    泡在水里的威尼斯

    冯骥才在威尼斯,我总为那些数百年泡在水里的老房老屋担心,它们底层的砖石早已泡酥了,一层层薄砖粉化得像苏打饼干,那么淹在下边的房基呢?一定更糟糕,万一哪天顶不住,不就“哗啦”一下子坍塌到水里?威尼斯人听了,笑我的担心多余。一千多年来,听说过哪所房子是泡垮的?只有圣马可广场上那个钟楼在一百年前发生倾斜,重建过后就没事了,今

    《意林》2018年06期
  • 2021-03-30

    黄昏都是诗

    黄昏都是诗

    我喜欢逆光中的事物,它大块的黑影充满神秘,它夺目的局部燃烧着灿烂的生命。而最迷人的,还是由于它大部分朦朦胧胧,含蓄而深远。

    《读者》2018年23期
  • 2021-03-30

    我最初的人生思索

    我最初的人生思索

    大概是我九岁那年的晚秋,因为穿着很薄的衣服在院里跑着玩,跑得一身汗,又站在胡同口去看一个疯子,受了风,我病倒了。病得还不轻呢!面颊烧得火辣辣的,脑袋晃晃悠悠,不想吃东西,怕光,尤其受不住别人嗡嗡的说话声……

    《读者》2018年22期
  • 2021-03-28

    呵护百岁母亲如女儿

    呵护百岁母亲如女儿

    留在昔时中国人记忆里的,总有一个挂在脖子上小巧而好看的长命锁。那是长辈请人用纯银打制的,锁下边坠着一些精巧的小铃,锁上刻着四个字:长命百岁。

    《读者》2018年14期
  • 2021-03-26

    刷子李

    刷子李

    码头上的人,全是硬碰硬。手艺人靠的是手,手上必得有绝活。有绝活的,吃荤,亮堂,站在大街中央;没能耐的,吃素,发蔫,靠边待着。这一套可不是谁家定的,它地地道道是码头上的一种活法。

    《读者》2018年11期
  • 2021-03-24

    巨人们的合作

    巨人们的合作

    一座重要教堂的建造常常历时很久,几十年甚至几百年。时间太久了,一代艺术家无法完成,就需要后代的艺术家参与进去。

    《读者》2018年2期
  • 2021-03-19

    冬天与春天的界限是瓦解

    冬天与春天的界限是瓦解

    那时,大地依然一派毫无松动的严冬景象,土地梆硬,树枝全抽搐着,害病似的打着冷战;雀儿们晒太阳时,羽毛奓开好像绒球,紧挤一起,彼此借着体温。你呢,面颊和耳朵边儿像要冻裂那样的疼痛……

    《意林》2019年13期
  • 2021-03-19

    捅马蜂窝

    捅马蜂窝

    爷爷的后院虽小,它除去堆放杂物,少有人去,里边的花木从不修剪,枝叶纠缠,阴影深浓,却是鸟蝶虫儿们嬉戏的一片乐土,也是我儿时的乐园。我喜欢从那爬满青苔的湿漉漉的大树干上,取下又轻又薄的蝉衣,从土里挖出筷子粗肥大的蚯

    《意林》2019年11期
  • 2021-02-25

    照透生命

    我们对自己的生命,无论是肉体还是灵魂,都有这样一种渴望,即返回初始的样子——洁白无瑕,通体透明,多好!个中原因,一方面是世间的污浊太多,另一方面缘于我们自身的人性弱点,于是我们的灵魂和肉体都不干净。

    《读者》2019年22期
  • 2021-02-24

    秋天的音乐

    秋天的音乐

    火车一出山海关,我便戴上耳机听起这“秋天的音乐”。开头的旋律有些耳熟,没等我怀疑它是不是真的在描述秋天,就下巴发懒地一蹭粗软的毛衣领口,两只手搓一搓,让干燥的凉手背和湿润的温热手心舒服地摩擦,整个身心进入秋天才有

    《读者》2019年21期
  • 2021-02-24

    神奇的左手

    神奇的左手

    谈到雨果,我想起当年读雨果的《悲惨世界》第二部的《滑铁卢》时,有几句写景的文字给我的印象十分深刻:“门前草地上,倒着三把钉耙,五月的野花在耙齿间随意地开着。”

    《读者》2019年20期
  • 2021-02-22

    花巷

    花巷

    月在中天,她约我明天傍晚去她家,然后告诉我一条街道的名字。我问她门牌号,她说在一条巷子里。我又问这巷子的名称,她神秘地说:“你闻到空气里有什么气味儿吗?”我吸一吸鼻子说:“闻到了,是一种花香,挺特别,很淡,不过又很浓

    《读者》2019年09期
  • 2021-02-20

    藏

    最好的小说就像“桃”,每个人都可以吃这个桃,不会咬不动,谁吃了都舒服。但吃了桃以后,別忘记里面有一个核,核里还有一个小小的桃仁,有修养的人,不会轻易把桃核丢掉,而是拿小锤子轻轻敲开,尝一尝那个有着不一样滋味的桃仁

    《读者》2019年15期
  • 2021-02-20

    往事如“烟”

    往事如“烟”

    从家族史的意义上说,抽烟没有遗传。虽然我父亲抽烟,我也抽过烟,但在烟上我们没有基因关系。我曾经大抽其烟,我儿子却绝不沾烟,儿子坚定地认为不抽烟是一种文明。看来个人的烟史是一段绝对属于自己的人生故事。

    《读者》2019年14期
  • 2021-02-12

    活着的空间

    活着的空间

    到了巴黎,我来到巴尔扎克的故居。一走进这低矮、宁静而简朴的屋舍,一阵莫名的亲切气息扑面而来,我心里不禁响起一句话:我把我心中敬仰的人,带回他的家里来了。

    《读者》2020年6期
  • 2021-02-10

    十三不靠

    十三不靠

    文人圈子,有個人既在圈内又在圈外,这个人叫汪无奇。他人长得周正,不流俗,平时喜欢穿一件天青色的长衫,净袜皂鞋,带点儿文人气,却不是文人。

    《读者》2020年13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