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访问“三读书堂”在线阅读文章网一读字,二读文,三读意。本站旨在为大家提供爱情、亲情、友情等情感文章免费在线阅读。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《读者》 > 《读者》2021年14期

茹志鹃培养王安忆

分类:人物 作者:张新颖 整理时间:2021-07-20期刊:《读者》2021年14期 阅读数:人阅读

作家王安忆的母亲,也是作家的茹志鹃写过一篇文章:《从王安忆说起》。文章写于20世纪80年代初,却没有发表过,是王安忆从她母亲的遗稿中发现后,交给我的。

文章主要回答了她母亲经常遇到的一个问题:“你是怎么培养王安忆的?”母亲是作家,女儿又成了作家,人们好奇,提这样的问题,也很自然。

“于是我在不同场合,针对不同对象反复说,我有三个孩子,假如我能够培养作家的话,我就要培养三个。而事实上我家老大是一名教师,一个较好的语文教师;老三是一名售票员,是个文学爱好者,可见王安忆并不是我所能培养出来的。”

其实这要看怎么理解“培养”这个词。还是有培养的。茹志鹃特意说到的,有这么几点。

一是教育上的。“在孩子还小的时候,我除了给他们吃饱、穿暖,还给了他们一些看不见、摸不着的东西。我认为这在目前盛行‘实惠价值观的时候,提一提是必要的。给孩子一些感情上的、文学上的熏陶。孩子们还小的时候,背过一些唐诗宋词,先是背,然后让他们懂一些诗里的意境。这千万别误会是让他们死背书本,我曾在深夜里,聽见过邻居叱责、威逼孩子做功课的声音,只听大人在怒骂,甚至动手打,却听不见孩子一点声音,连饮泣的声音都听不见。这样‘关心孩子的功课,其效果不知怎么样。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,大人、孩子都十分疲劳,看见做功课,都认为是一件苦事,一件恐怖无比的事。”

茹志鹃

20世纪70年代,王安忆在自己家中

二是对写作才能的发现。王安忆刚过了16岁的生日就去淮北插队,母亲除了每月寄10元钱给她吃饭,便是一星期写两封长信:“她也给我两封信,信里写了她的劳作,生活,环境,农村里的小姐妹,老大爷、老大娘,写他们对自己的爱惜,也写他们之间发生的纠纷。我发现她写的这些平常的生活情景,生动亲切,如见其人,如闻其声,使人看了就难忘。她写的有些事,我直到现在也还记得。比如她们下工回家以后,农村生活的寂寞、刻板,一旦听见井边有人吵架,正在挑水的丢下水桶,正在切菜的丢下菜刀,纷纷赶出去看,结果,人家不吵了,大家就叹一口气,不无遗憾地又纷纷回到屋里做饭。有一年的春天,她写信来说,乡亲说燕子不来做窝,这家人一定是恶人,要倒霉的,而她住的那屋子,梁上还是空的。过了几天她来信报告说,有一天早上她一睁眼,就看见梁上有燕子来做窝了。她写的都是一些小事,但从这些琐碎的事里,我了解了她的生活、她的思想感情,甚至她的形象,都能透过她的文字感觉到。”

三是不管。王安忆在中国作家协会文学讲习所(现鲁迅文学院)学习时,曾把她写的《幻影》寄回来给母亲看。“我就写了长长的一封回信,详尽地提了意见。王安忆的父亲却说,让我不要管她,让她自己去摸索,去走路。”这话给茹志鹃提了一个醒,“我提这些意见是为什么呢?无非是要她照我的意见写,要把她纳入我的思路轨道上来进行创作。这篇如此,以后呢?篇篇如此吗?这有利吗?这对我、对她不都是一件苦差,一件极累的事吗?想到这里,我便立即又追了一封信去,收回前信的意见,要她照自己的想法写。从这时开始,我基本不看她的初稿。弄到后来,连她已经发表或者已经得奖的作品都来不及看了。忠实的读者倒还是她的父亲。”

1978年,王安忆(中)和父亲王啸平、母亲茹志鹃

“回想起来,不去管她,让她自己去探索,去走路。这恐怕和王安忆在创作上较快地形成自己的一种表现方式有点关系。在她的成长道路上,如果说我有点作用的话,这可以算一功。”

(大 浪摘自中国作家网)

本站所有文章、数据、图片均来自互联网,一切版权均归源网站或源作者所有。

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删除。邮箱:dacesmiling@qq.com

张新颖 已更新 2 篇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