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访问“三读书堂”在线阅读文章网一读字,二读文,三读意。本站旨在为大家提供爱情、亲情、友情等情感文章免费在线阅读。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《读者》 > 《读者》2021年8期

王浮得救记

分类:文苑 作者:玛格丽特·尤瑟纳尔 整理时间:2021-04-03期刊:《读者》2021年8期 阅读数:人阅读

老画家王浮在弟子凌的陪伴下,游荡在大汉帝国的道路上。

他们行进得很慢,因为王浮夜里要停下来凝望星辰,白天要停下来观看蜻蜓。他们的行李很少,因为王浮喜欢事物的形象,而不是事物本身。在王浮看来,除了画笔、颜料、宣纸等,世上的任何东西都不值得拥有。他们很穷,因为王浮只用他的画换取小米粥,而不是钱币。他的弟子凌被装满画稿的袋子压弯了腰,仿佛肩上扛着的是苍穹。

凌并不是生来就跟随一个追逐晨曦和夕阳的老人四处奔波的。他的父亲是黄金交易人,母亲是一个玉石商人的独生女。在凌从小长大的家里,财富将一切偶然挡在了门外。这种小心翼翼与外界隔绝的生活让他变得胆怯:他害怕昆虫、雷电和死人的面孔。凌十五岁那年,父亲为他挑选了一位容貌姣好的妻子。办完喜事,凌的父母仿佛不想给儿子添麻烦,竟然双双故去,留下凌独自住在朱砂色的宅子里。陪伴凌的是他年轻的妻子,她始终面带微笑。凌爱这位心地纯净的妻子,就像爱一面永不变暗的镜子、一枚永保平安的护身符。

一天夜里,在一家小酒馆,凌与王浮同桌。老人喝了酒,为的是更好地画一名醉汉;他歪着头,似乎想要估算自己的手与酒杯之间的距离。米酒让这位沉默寡言的匠人松开了舌头,这天晚上,对王浮来说,沉默好比一面墙,词语则是用来涂在墙上的颜料。多亏了王浮,凌发现热腾腾的酒酿散发的雾气让酒徒们的面容变得模糊不清,有种别样的美;桌布上点点滴滴的粉红色酒渍,像枯萎的花瓣一样动人。一阵风吹破了窗户纸,骤雨灌进屋里。王浮俯身将闪电铅灰色的裂纹指给凌看,凌由衷地赞叹,从此不再惧怕暴风雨。

凌替老画家付了账:既然他身无分文,也没有找到住处,凌就谦恭地请他住到自己家里。他们一同走路,凌提着灯笼,微光在水洼里投射下意想不到的光亮。那天晚上,凌吃惊地发现,他家房屋的墙壁不是他原来以为的那种红色,而是跟一只快要腐烂的橙子一样的颜色。在院子里,有一株此前谁也不曾注意到的灌木,王浮说它形态精巧,还将它比作一位正在晾头发的年轻女子。在走廊里,一只蚂蚁正沿着墙上的裂缝攀爬,那蹒跚的步态令王浮欢喜不已,凌对这些小虫子的惧怕烟消云散了。凌于是明白,王浮刚刚送给他一件礼物,那就是崭新的心灵和眼界。

多年以来,王浮梦想着要画一位从前的公主在柳树下抚琴的肖像。凌便让自己的妻子在花园里的梅树下摆好造型。后来,王浮又画她穿着仙女的衣裳,置身于祥云之中。可是年轻女人哭了——自从凌喜欢王浮为她绘制的肖像胜过她本人,她的面容就日渐憔悴,如同暴露在夏天的热风或骤雨中的花朵。没多久,她就死了。

凌先后卖掉了他的家奴、玉石和池塘,和师父一起离开。凌就这样关上了自己过去的大门,王浮也厌倦了城市,因为人们的面孔再也无法向他传授任何关于美或丑的秘密,于是师徒二人开始在大汉帝国的道路上流浪。

一路上,无论是在村庄、在城池的大门口,还是在不安的朝圣者们黄昏时分栖身的寺院门廊下,他们的名声总是先于他们本人到达。人们说王浮有一种本事,只要他为画中人物的眼睛点上最后一笔色彩,他的画就会有生命。农夫们恳求他为自己画一条看门犬,王公贵族们则希望他为自己画一些兵士。寺院住持们视王浮为贤者,对他礼遇有加;百姓则视他为巫师,对他心存畏惧。王浮乐意听到这些不同的看法,他正好可以借机细察各色人等流露出的感激、惧怕抑或尊崇的表情。

本站所有文章、数据、图片均来自互联网,一切版权均归源网站或源作者所有。

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删除。邮箱:dacesmiling@qq.com

玛格丽特·尤瑟纳尔 已更新 3 篇文章